<首页 > 内地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英國學者:中國崛起是一個偉大的、非同尋常的歷史時刻

                    时间:2019年04月25日 16:59  稿件来源:中國日報網


                    馬丁雅克關?#19969;?#20013;國將成為怎樣的全球大國”的演講視頻,在YouTube上的點擊量至今已超過20萬。視頻截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將成為怎樣的全球大國?這是全世界都在關註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段時間,在美國緬因州舉行的第32屆卡姆登年會上,英國著名漢學家、劍橋大學高級研究員馬丁雅克就此發表了主旨演講,稱中國強勁的經濟實力、對發展中國家的重視,以及 “一帶一路”倡議都將在塑造中國的全球角色中發揮重要作用;而西方在面對中國的崛起時,不能固步自封,而是要擺正心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下為演講摘編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將成為什麽樣的全球大國?十年前,探討這個問題或許不會有今天這樣的急迫性。當時我們雖然可以看到中國急速崛起,但還不會認為它崛起到了全球大國的地步。十年後的今天,情況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十年裏,中國經濟規模翻了一番。中國的對外政策發展到今天也變得外向得多、開闊得多。中國不再僅僅被動地接受全球化及其規則,而成了全球化的構築者與塑造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作為全球大國的特征,首先當然是中國的經濟實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必須承認中國的經濟轉型令人矚目,2015年時中國GDP在全球總量中的?#24613;?#23601;已經超過了15%,現在已經達到了16~17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非常了不起,要知道1980年中國GDP在全球?#24613;?#21482;有1%。到2030年或2035年——預測不一定那麽精確——中國貢獻的GDP就會達到全球總量的三分之一,這個比例也是中國1820年所占的比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其實這是有傳統可循的。正如我剛才所說,中國的經濟實力可能發展得極其強大,遠遠大於現代史上的任何強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作為全球大國的第二個特征,是它與發展中國家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認為中國對外關系中戰略優先級最高的是與發展中國家的關系。要解釋這一點,關鍵是要理解中國從哪裏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78年中國剛開始改革開放時非常貧窮,人均收入甚至低於許多非洲國家,所以它對發展中國家?#24515;?#31278;親近感,它能夠理解發展中國家面臨的各種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與非洲的友好關系可以追溯到1950年代,這樣的友好關系對中國十分重要。但更重要的是,中國認為自己能夠理解發展中國家,理解它們遭遇的困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認為中國的這種認知也挺有道理的,中國當然比美國和歐洲更熟悉發展中國家的情況、經歷和需求,因為這些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思維差異太大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中國認為自己的未來與發展中國家有緊密聯系,這就是為什麽中國會和非洲國家往來如此緊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多人批評中國與非洲國家的關系,但如果你看看非洲國家的民調結果,65%的非洲人對中國的態度是比較正面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對非洲國家的原材料提出穩定需求,導致大宗商品價格上漲,這也是過去十年部分非洲國家經濟增長率如此亮眼的最大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,發展中國家對全球GDP貢獻達到了61%,發達國家占39%;根據預測到2030年,被稱為?#28595;?#26041;國家”的發展中國家將貢獻67%,發達國家只33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中國作為一個發展中的人口大國,自然會高度重視與發展中國家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,一帶一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在與發展中國家特別是非洲打交道的過程中學到了很多經驗。與其他發展中國家相比,中國擁有卓越的基礎設施,包括高速公路、鐵路,它的高鐵網絡裏程超過全世界其他國家總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的基礎設施的確是超一流的,而它對中國的發展又如此重要,它帶來的連通性使市場能夠長足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中國人對一帶一路的想法是,“既然基建對我們有用,為什麽不能應用於中亞、中東、東南亞等地區的國家呢?”我認為中國是這樣看待一帶一路的。而且我們要知道,歐亞大陸聚集了全世65%的人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情況如?#25991;兀俊?#19968;帶一路”沿線許多國家的熱情也非常高漲。已經有71個國家排隊加入了“一帶一路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多國家對這項工程展現出巨大熱情,因為它們看到了改善當前處境的機遇。美國提出的替代性計劃在資金方面嚴重不足,不論目前還是在可預見的未來,都無法與中國的巨大投入相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長期來看,我認為“一帶一路”會取得成功。“一帶一路”是一項長期工程,這裏的長期不是10年、20年,而是50年甚至更久,這是全世界最不同尋常的使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將來有一件事必然會發生。“一帶一路”給歐亞大陸帶來的轉型只會使全球經濟中心加速東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一件無可避免的事情是,人民幣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重要性將越來越突出,中國在相關項目上的法律話語權將越來越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崛起是一個偉大的、非同尋常的歷史時刻,它背後是世界的根本性轉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方有種非常流行的觀點,認為中國沒有真正的創新能力,認為中國善於抄襲和模仿,但無法做出創造性和激進的改變,因此中國無法取得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認為這是個很嚴重的誤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1978年開始往後一段時期,中國的確主要靠把現成的技術應用到中國的環境中來,但即便是這種行為,也是漸進式創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社會各個階層的漸進式創新積累了巨大的創新思維能力。經過了一個長期的積累過程後,中國現在已經具備了極強的創新能力,創造了許多我們無法想象的東西,成為了世界創新大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國,尤其是矽谷,可以說在許多領域處於技術壟斷地位,但就在很短的時間內,大約就是過去10年裏,騰訊、阿裏巴巴飛速崛起,基?#31350;?#20197;與美國的明星技術企業平起平坐,這個名單裏當然也包括華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中國經濟競爭力越來越強、迸發出越來越大的活力,美國企業應該投身加入其中,向中國學習,這是非常重要的。西方對中國崛起的回應很大一部分也應該是向中國學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之,對於西方而言,最關鍵的問題在於如何找到另一種與中國打交道的方式。西方不能固步自封,因為情況變了,要學會適應新的世界,要接受中國作為一個實力相當的競爭對手,確定新的交往形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演講稿譯文摘自:“觀方翻譯”微信公號,演講日期為2月22日,故文中部分數據未更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【編輯:刘闽峰

                  1. PRINTED BY: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22/F, Eastern Central Plaza, 3 Yiu Hing Road, Shau Kei Wan,Hong Kong.
                    Tel: (+852) 28561919 Fax: (+852) 25647453

                    深圳风采开奖